潮流饰家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五百九十话自作聪明营养

2021-01-15 03:19:44 来源: 天津家居网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九十话 自作聪明

人影蹿进了暗香的视线,即便没有假面形态的高感觉力,暗香也迅速地反应过来并且闪向架的另一边。除却让倒在地上的米歇尔夫人处在对方的脚下之外,暗香没有留下任何的破绽。定睛看清的少女发现这里面的矛盾,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影确实有袭击自己的意图,而且他居然就是带着自己前来的那个男仆。

“男仆先生,我可不懂你的意思。”暗香虚张声势地放低声音,因为她不能确定袭击自己究竟是男仆的意思还是整个家宅上下的命令。假使这是后者,这就只能说明奥妮克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判断,她让暗香陷入了危机,尽管不知道米歇尔家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穷极地想要伤害自己。

“嗯,我不叫男仆先生,职介不等于姓名。波尔,女士。我是安朵儿米歇尔夫人身边的近卫仆役,记住我的名字,你可以选择束手就擒,就像我们尊敬的夫人一样趴下,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男仆先在意的并不是立场,而是自己的姓名,这种自报家明的突袭方式暗香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而且大多数这样自信的对手都很难应付。

只不过他的后半句话,让暗香不能理解。站在对面的少女静静地听着空气中的声音,屋子的外面没有发现重兵包围的景象,也没有人埋伏在别的地方的意思,换言之有机会自行离开。黑色房中透露地暗香只有米歇尔夫人粗重的喘息和两方人静静地等待。

又看了一眼被抓住的米歇尔夫人,就算只是这个距离,暗香也知道这可怜的女人被捆成了一根棍子,站在她身边的男仆透露着不祥和警戒,绝对没有机会让自己出手救人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应该尽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得受到大的伤害。

可是,暗香忽然想到这整件事情的发生,这是多么的不正常。明明自己都说尊敬着女主人,然而这个男仆却将自己的女主人抓住了。难道是米歇尔家族的内乱?可是,男仆波尔异常正经地将自己引进屋子,却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摄入内乱的普通人么?并非如此,抓住或者杀害暗香也是他们计划的一环,然而少女却法解释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家仆叛变的,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别的家仆的动向。

“波尔先生,这就是你口口声声宣誓效忠的主人么,被你像个俘虏一样对待。你莫不是土匪吧?”虽然不太可能,暗香随口将贴身男仆定义为土匪,因为这样的行径只有土匪才做的出来,如果不是为了赎金有为什么绑架。

让暗香惊讶地是,一瞬间来自于波尔的眼神出现了混乱,可怜的男仆捂着半边的眼睛似乎很吃力地咬着牙:“别想要扰乱我!我可是女主人忠心的仆人,现在我就要将你正法。”修真恶人

呼啦的一声,空气被蓝紫色的什么东西瞬间撕裂成为两半,空气中残留着焦灼的气味。那东西是闪电,竟然擦着暗香的秀发威慑着少女的行动。后方墙壁上显然被刚才的一击弄出了一个小小的通风口。暗香趁机瞥视了一下身后的墙壁,那边有一个户的空洞并没有玻璃,想要逃走就只有那个地方。

“可怜的人。难道你没察觉被扰乱的人是你么?是谁给你的指令让你这么对待自己的女主人,看看她,她现在可还在痛苦地挣扎呢!”暗香高声喊着,丝毫不畏惧波尔刚才迅雷的一击,当然这个喊叫也是正中下怀,能够让波尔身心地看向倒在地上拼死扭动身体的女主人。

暗香发现他呆住了,或者说被混乱的大脑正在做出思考,当然这个瞬间就足够了。她速地转身向着口的空洞探身飞了出去,鱼贯而出的身体立刻面对二层楼的高度。下方居然是硬邦邦的石头地板。半空中的暗香迅速让自己的假面结晶化,爆发出灵力保护住身体。然后胳膊肘着地向前翻滚了一周重站稳。

外面的空气真的非常清,假使那个隐藏的废除矿业税草案等待移交众议院审批敌人只是控制了这个家庭的一个仆人。那么现在跑去花园方向应该就可以找到别的人,大家一起过去的话兴许还能救下素未平生的普通人,虽然不知道管理他们家的闲事是不是好事,但是暗香落在了一个巨大的花园后山部分,这片地区也同样要经过花园才可以靠近围栏逃出去。

不等楼上的房间响起动静,暗香抬脚就要走,却冷不丁地感觉脚踝一阵钻心的疼痛,果然刚才猛然间跳出来灵力还是没有周到的覆盖身,以至于坠楼的冲击力终作用在没被灵力包裹的脚踝。忍着痛,暗香只能一边往前跳着走,一边让恢复灵力慢慢地作用,一般这种时候凤雏都会轻松地在内心世界张开结界,恢复这小小的伤痕。

直到暗香到达院落看见来时的大门,脚踝都尚且有一些行动不便,果然还是自己跳楼的经验不够,明明在现世的话,假面形态可以悬浮在空中的,异界就是不可以,毕竟异界就是灵体的世界。

门前的仆人都在忙碌,林林总总都有二十来个,这里面不乏有如同波尔一样身形矫健,看起来好用的打手。暗香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靠近,并且高声向他们宣布他们女主人的危机和来自于男仆波尔的反叛。

“这怎么可能?”几个仆人慢慢地靠过去摊开手表示不解,显然这个波尔在普通仆人眼中有一定的威信和能力,大家或者是怯乏,或者是不自信,总之应该没有人会相信忽然跑出来的客人的话的吧。名门千金逆袭计

确实如此,几个正在除草的农妇扔下农具不带好感的靠过来,她们朴实地用裙子擦拭双手,在她们心中看来也不认可波尔先生会叛变这样的事情,人群的挤弄让暗香不舒服,看来自己宣布的真相还一度让家仆对自己产生了坏印象,大家都情绪激动了起来。

“你们跟我去库不就好了么?你们的女主人还在地上像母猪一样被捆着呢!”暗香实在有些火了。跟着这些干粗活的家伙说话,他们往往偏执地只是认同他们自己的观点,想要让他们承认也就只有事实才能够做到。

于是。暗香大踏步就要带着所有人往前走,一阵风吹过她感觉身边的氛围有些沉重。想要不去在意却很难忘记一件事情。是眼神,来的时候也是这群人对于来的客人的眼神并不期待,也没有丝毫作为正常人的瞥视,如果他们真的和当地农人一样,不可能不对这个宅邸的客人感兴趣,就如同农人会对马车评头论足一样。

“等下,你们是不是靠的太近了!”暗香没有用疑问的语气,因为这么说的时候她已经感觉靠在身边的几个女人早就了摸了一把自己的腰身。她们想要干嘛,不止是女人,那些粗壮的汉子也靠的太近,暗香一伸手就可以够着他们的脑门。

摸腰间是搜武器么?

忽然,暗香被不好地预感笼罩,不知道是不是来自于哪里的不明号令,这群围上来的人在暗香的道路被彻底阻碍下一秒便立刻发狂式地扑向了少女本身。几个农妇扑下来顺利地抓住了暗香的脚踝,这个粗重的举动让她旧伤复发有些吃痛,这个时间点男人们上前一把将暗香的双臂和腰部紧紧搂住,像是钢铁的钳子。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胳膊伸过来一把勒住暗香的胳膊,这个举动让少女双眼冒着金星,痛苦的钳制像是蟒蛇的绞杀叫人喘不过气。

所有事情的发生有条不紊。植野暗香就连吼叫都法办到,因为气管受到了大程度的压迫,接近昏迷的意识飘忽地听到了击掌声。

“放轻点,别把我们细皮嫩肉的客人勒死。”这声音是波尔,那个男仆悠然自得的做出了指挥,果然这边的所有行动都是他在操控,从一开始某个幕后黑手可能就是波尔,总刘卫贤给算了一笔账:从成都去宜宾的上罗镇来回里程约800公里之现在的状况是这群受人控制的农民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老公我要跟你离婚

暗香还是看见了米歇尔夫人,那女人的状态不比暗香好多少。她的脖颈拴着麻绳,像是被牵出来遛弯的宠物犬。麻绳的另一头则握在了波尔手里,也就是说他控制着米歇尔夫人本人的前进速度。不过暗香敢用生命打赌,这个过分的男仆并没有问手脚被捆绑的女主人松绑,她一定是一路从楼上跳着下来的。

可恶!

怒火充斥了暗香的脑海,这样的背叛者绝不能留下,某种控制不住的力量像是魔法,压抑并集聚的同时准备着释放。不过以色列不得不进行自卫。对此,波尔看见了暗香的挣扎,也看见了这带有温度的少女身体让一群农民组成的棋子不断的动摇,如果她使用了魔法,应该会轻松消灭身边将近二十人的性命吧

波尔微微一笑:“好吧,植野暗香小姐你也许是优秀的法师,能够施展我都看不清的缓落法术,现在可以挣脱这些人,不过呢,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些被我控制的人只是普通人。来吧,释放魔力杀光这些人,否则的话你就乖乖地别动做我的俘虏。哦,真是抱歉,你也可以用体术挣脱试试嘛,哈哈,干活的农人是不是孔武有力我也想看看你的表现。”

显然,对方在说笑,暗香不可能下手杀害好不认识的人,原本积攒准备释放的火焰对着普通人只要一下就会让他们变成她说:“我不想做重复的事焦黑。不过能够这么从容,波尔赌定植野暗香这个羸弱的法师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力气,只有束手就擒。

“你们耗尽她的力气就给我把她绑上来,别叫一个不速之客打乱了计划。”自信满满地波尔转身去“照看”女主人米歇尔,毕竟战斗结束了。

可是,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长了二十多年了耳朵居然听见了农人的惨叫和人群摔倒花丛摇曳的声音。猛然转头间,波尔感受到了金属和火焰的气息就抵在自己的下颚,他不自觉的放开手上的绳头。

他望了望被强大的力量打飞四散昏迷的农人,虽然目光所及没有人变成焦黑,但是这不可能的。法师有这样擅长武力的么?又不是假面战士,面前红发的少女拥有清晰的面颊,还有这凭空出现的利刃为什么没被农妇偷走。

“你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怪物么?”波尔不自觉的说道。

“啊,怪物这个名字让我很困扰啊,没有哪个女生喜欢吧。”暗香就站在波尔的面前,而且现在情况是对她有利。未完待续

银川早泄治疗费用
上饶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无锡好医院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