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儒道至圣第章珠江军大旗营养

2021-01-15 03:18:49 来源: 天津家居网

儒道至圣 第1424章 珠江军大旗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那车夫轻咳一声,道:“侯爷,您可要进去?”

方运点点头,道:“马车留下,作为本侯代步之用,你回去复命吧。”

“诺!”车夫答应一声,行了礼,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看着马车,又看了看残破的张府,快步离开。

方运迈步上前,伸手摸了摸只剩半个头的石狮子,似乎在怀念什么。

街道上行人远远地绕着行走,低声私语,指指点点。

“我张龙象,回来了!”方运说完,用力推门,宣告自己归家。

咣当……

大门倒塌,灰尘飞扬。

灰尘在离方运一寸处全被无形的力量压下,落在地上,显露出清晰的痕迹。

扑棱棱……

麻雀惊起,在天空盘旋,唧唧喳喳叫着。

方运嘴角动了动,面无表情向前走。

“哪家的兔崽子敢来张府惹事!不怕小爷揪下你们的卵蛋喂狗吗?是不是苟家的废物?”一个稚嫩但又张狂的声音从院落深处传来。

方运听得出来,这个声音里不仅隐含着愤怒,还有一丝颤抖的惊恐。

方运也不回答,沿着长满细小青草的石子路向前走,道路两旁是假山花圃,但已经全部荒废,到处都是杂树野草,隐隐听到蝈蝈的叫声。

道路的尽头是通往内院的大门,大门的牌匾斜斜挂在门上,牌匾之上赫然有一个燕子窝。

透过院门,可见里面是一由于价格的下降、生产厂商的整合以及更平衡的供求关系处还算整洁的院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站在门前,左右手各持一把菜刀。

孩子身穿不菲的暗红色稠袍,只不过稠袍多有磨损。打着不同的补丁。有些年头。

方运仔细看去。

那是一个小男孩,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干干净净,一双眼睛透亮。漆黑的眸子好似乌亮的黑宝石。

只是额头上有一道寸许长的伤疤。

小男孩高傲地抬起下巴,脸上仿佛写满了倔强。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警惕和愤怒。

一大一小对视。

小男孩盯着“张龙象”看了好一会儿,喃喃自语:“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你。”

方运用极为复杂的目光看着小男孩,许久之后。轻叹一声,道:“经安。是我。”

小男孩一挑眉毛,大大咧咧道:“看来你知道小爷的名字。看你一身翰林袍,想必也不会欺负我这个孩子。这位先生,您来张府有何贵干?”

“是我!”方运再一次用低沉的声音强调。

张经安一愣。目光闪过疑色,仔细看着方运,越看神色越凝重。

“我的画像。你理当见过。”方运继续进行暗示。

张经安的双目中仿佛有一道闪电掠过,瞬间变得无比明亮,他瞪大眼睛,手一松,两把菜刀掉在地上,吓得他急忙后退半步。

“你不会是张龙象那个老东西的兄弟吧?我听桦爷爷说,大伯和三叔都战死了,大姑和二姑也早就远嫁他国。”张经安眼珠上下轻动,不断打量方运。

“放肆!”方运一声怒喝,蕴含才气的力量,让张经安小小的身躯为之一颤。

张经安眼珠一转,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你……你不会是张龙象吧?”

“若是下次你再敢直呼为父之名,不要怪为父行家法!”方运双目一瞪,才气涌动,周身衣袍轻荡,散发着浓厚的威严。

这位保险业的最高监管者对此屡禁不止的现象表示恼怒。

张经安眼中闪过激动之色,左脚向前一迈,但又闪电般缩回,面色瞬间变得冰冷煞享受3.69万元白。

“你来错地方了,我没有爹,张龙象早就死了!我与我娘还有桦爷爷相依为命,打从肚子里降生起,我就没爹,你少他妈在我面前装腔作势。这是我家的老宅,请你马上离开,你若敢乱来,我马上大喊!冒充逆种翰林,小爷看你活腻歪了!”张经安轻蔑地看着方运。

“哼!”方运冷哼一声,继续前行,进入内院,环视四周的环境。

“桦伯何在?你这个小兔崽子不认识我,他不会不认得。”方运边走边说。

张经安眼中闪过悲凉之色,明明想继续开骂,但终究缓缓道:“桦爷爷为了保护我,被苟家的人打伤,两个月前去世了。”

“苟葆那老条老狗还活着?”方运厉声问。

张经安的双目中闪过仇恨之色,道:“那条老狗当然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连那条叫苟植的小狗都快要晋升大学士了。”

“祺山军远离荆州城,苟葆理当在军中,荆州苟家谁在主事?”方运问。

荆州便是楚国的国都。

“正是那条叫苟植的小狗!”张经安咬牙切齿道。

“把珠江军大旗拿出来,本侯要去苟家走一趟!”方运命令道。

张经安眼圈一红,死死咬着牙,带着细微的哭腔道:“已经被苟家经济再往上跑抢走,成为苟植的藏品,苟家每次开文会,他都会拿出来炫耀一番!”

方运勃然大怒,道:“珠江军众将何在!”

张经安一挺脖子,用乌黑的眸子盯着方运,倔强地大声道:“张龙象何在!”

方运一愣,沉默不语。

张万空和张龙象一个失踪一个被捕,都有逆种嫌疑,珠江军将领除了韬光养晦、戒急用忍没有任何办法,否则的话,就等于主动把刀子递给楚王。

“嗯,跟我去苟家,把珠江军大旗扛回来!”方运说完转身向外走。

张经安看着方运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这个孩子却死死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来。

“我凭什么听你的!”张经安大吼。

方运的肩膀轻轻一抖,默默前行,那声吼叫中,饱含十年的期盼,饱含十年的失望,也饱含十年的苦难。

“想夺回珠江军大旗,就跟我走!”方运头也不回继续向前,眼看就要走出大门。

“小爷这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张经安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回返,伸手捡起两把菜刀,大步跟上方运,一张小脸激动得通红。

方运走出张府,踏上马车。

“你去驾车。”说完进入车厢。

“你……”张经安愤怒地瞪着车厢,发现已经看不到里面的人,犹豫数息,冷哼一声,把菜刀往车架上一扔,跳上马车,抓起马鞭,在半空轻轻一抽。

啪……

“驾!”

张经安有模有样地赶着车,但两条细小的眉头拧在一起。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成都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心律失常早搏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