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第四章贵族少女和炼金少女

2020-07-01 18:42:19 来源: 天津家居网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四章 贵族少女和炼金少女

帕丁打量了一番这名叫露露娜卡的少女。他感觉不到这个花一样的女孩身上有什么危险,但是……一名炼金术师?就眼前这个年幼的孩子?“你是一名炼金术师?”帕丁再次问道。

“是的,骑士老爷。虽然还不成熟,但是我确实是一名炼金术师。”

“像你这样的女孩,去学习那炼金术,是否太危险了。”帕丁说道。他看了一眼少女的手——那双手并不娇嫩,虽然干净白皙,但是有很多细小的伤口在上面。

炼金术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职业。并不是说炼金术师有多招人厌恶,在西方的光明教的信仰领地内,没有比法师和术士更遭人憎恨的存在了;炼金术的不受欢迎,指的是并没有多少人主动且乐意去从事这个职业。武人可以在经过痛苦的磨炼后获得力量,然后去获取财富,法师、术士和牧师们可以从精神世界寻找古老的语言、信仰或是神的私语,来让自己得到呼风唤雨的力量,去俯视众生。只有炼金术师,用手杖或者木棍搅动着半人高或是一人高的炼金釜,小心翼翼地摆弄着那危险的液体和火药颗粒——后者多数是用来研制新式炸药——他们多出现在宫廷和繁华的城市之中,被称为炼金术师的同时,其实和工匠并无多大区别。或者说直白一点,将他们称为火药工匠也没有什么问题。

新月帝国的异教皇帝,就养了一大批的工匠,不仅仅有修建宫殿和堡垒的木石工匠,也有被督促制造出更优质的火药的炼金术师。炼金术师并不仅仅是制造轰鸣声和爆裂的火焰的存在,但是他们这项本事广为世人所知,也是最让世人知晓和接受的——哪怕是恐惧和不安。

火药很多时候不代表和平。跟随火药而来的,一般都有士兵、骑士、火枪、大炮……还有战争和攻城。

“没有这回事,我很安全。”露露娜卡笑道,“只要认真和细心,那就可以避开大部分的不安全事项。毒物的汁液虽然可怕,但是在毒物的周围总会有解药一样的存在;只要老老实实按照前人的规矩去调配,那就不会弄出一堆危险有害的垃圾。哦,还有最关键的一件事:不要在森林里玩火。我奶奶让我一定要记住这件事,所以我从来不调配火药。”

帕丁听到了一些感兴趣的词,“你并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他望了望周围,“你的奶奶,她在哪里?”结合眼前的木屋,还有露露娜卡的话,帕丁觉得自己是遇上了村子所说的那间森林里的木屋。但是在村长的话里,住在木屋的是一个阴沉寡言的老妇人,而不是眼前这个花儿一样的女孩。

露露娜卡回道:“奶奶她在几年前就不在了,那之后我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她指向木屋的后面,“我把她葬在后面,这样会让我觉得她还在我的身边。”

帕丁望向露露娜卡指着的方向,能看到一个小土堆,还有小土堆上的用树枝搭起来的十字架。

一个信奉光明神的教徒会有的葬礼。

这让帕丁放心了许多。看样子,他是见不到活的阴沉老妇人了,不过能看到一个笑容如同花卉一样灿烂的少女,总比前者要强——并无任何对死者不敬的意思。

“所以,你奶奶过世后,你就自己一个人居住在这森林里面?”唯一让帕丁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名还小的女孩,在自己的亲人逝世后,独自居住在这木屋有好几年了?甚至在还是孩子的时候?

“日子勉强过得去,感想光明神,感想皇帝,让死者森林的南部变得如此平静。”露露娜卡答道,“我偶然也会离开森林,去海边和渔民们交换东西,用药草去换取一些食物。而且严格来说,我并不是真的一个人住在这里,我有个忠心的朋友守护着我。”

帕丁听到边上灌木丛兮兮作响,有东西从林子里钻了出来,这让他的右手又摸上了剑柄,但是很快就放了下来。

钻出来的是一条皮毛稀疏的黄毛狗。这条狗身上很多地方都光秃无毛,看起来就像是被残忍的人拔过毛一样,但是看不到哪里有伤痕,没毛的地方光滑发亮。这条狗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但是颇有灵性,看了一眼帕丁,又看了一眼露露娜卡,似乎是判断到这个陌生的客人并没有恶意,并没有对帕丁吠叫,继续低着头在地上嗅着,到了木屋的门边上躺了下来,再也不动了。

露露娜卡走了过去,去挠这条狗的毛皮和耳朵,“沃德,你又乱吃东西了,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了什么样,一副吃到了馊了的咸鱼的模样。要是吃到带毒的东西,我可不会再给你找解药了,让你闹肚子闹个几天——哦,这样不行,你到处拉稀会把木屋周围搞得臭气熏天……”

被起名沃德的狗对自己主人的骚扰并不在意,只是偶然挪动一下身子,任由露露娜卡对它上下其手。

帕丁在一旁看着这一人一狗的互动。露露娜卡所说的守护者,大概就是这条乱吃东西、还得主人照顾的狗了,看样子早就没了野性,可能连一只野猫的战斗力都比它要强。

帕丁往前走了一步,又靠近了木屋一些,“露露娜卡小姐。”

露露娜卡蹲在沃德身边,听到帕丁叫她,连忙站了起来,“不好意思,骑士老爷,耽搁了你的时间……请问有什么事情我能效劳的?需要调配好的药草的话,我现在手上还有几份……”

帕丁举起手,制止了露露娜卡继续说下去,“我暂时不需要药草。当然,外伤用的良药对我们骑士来说是越多越好……我有别的事情,希望你能帮忙。”帕丁指向自己车队的方向,“你能听到那边的动静吧?我是一支车队的领队骑士,打算跨过死者森林,往西走那平稳安全的大道,去那看得到亚里德海的国家。在夜晚前进并不安全,我希望在你这边附近扎营休息,还有……”帕丁想起了刚才罗缪欧娜说的话,“一名贵族小姐希望能暂借你的木屋休息一晚。当然,这并不是无偿的,我们会提供合适、丰厚的报酬给你。”

听到帕丁这话,露露娜卡很显然吃了一惊,当听到有贵族小姐的时候,还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生怕灰尘让她看起来不得体一样,“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骑士老爷。”

听到露露娜卡肯定的回答,帕丁点了点头,“感谢你的帮助,孩子。”他回到车队那么,将这件事告诉了奥尔加等人。

能在一个有遮挡物的地方休息一晚,哪怕那只是一间森林里的小木屋,对罗缪欧娜来说都已经是一件好事了。对奥尔加等侍从来说,小姐能有可以遮风挡雨的落脚地方,那自然是比谁在无法伸展身体的马车里导致腰酸背痛要强。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待遇的。马车无法离开粗陋的道路,只能停靠在道路上,多数侍从都得留在车队边上扎营休息,至于佣兵们,当然是不可能有机会靠近露露娜卡的小木屋的——为了避免这些不安分的家伙打扰到罗缪欧娜小姐的休息,或是去骚扰那似乎不谙世事的露露娜卡,帕丁让莱欧为首的教会骑士们连成一线扎营,在车队和小木屋之间将两边分隔开,同时监视这些佣兵。

罗缪欧娜在奥尔加和两名侍女的陪同下来到小木屋前。那条叫沃德的狗依然无精打采,看了一眼来人后,又低下头去了。露露娜卡站在小木屋的门前,看起来有点紧张。

“尊贵的小姐,你好。”露露娜卡问候道。

罗缪欧娜走上前去,来到了露露娜卡面前,“听埃德加先生说,你是一名炼金术师。”她扫了一眼露露娜卡——露露娜卡比应该比她是要小一些的。“我了解炼金术。和火药打交道,那可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不都是火药,尊贵的小姐。虽然炼制毒物并不比火药要安全。”露露娜卡解释道,“我奶奶说,火药是最简单直接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受欢迎。”

“为什么简单直接?”罗缪欧娜好奇道。就她所知,要调制出优质的火药,那可是一件复杂且艰难的工作。

露露娜卡回答道:“因为火药能轻易地说服一切东西——生灵如动物和人、死物如建筑和城墙,都能被火药‘说服’。”说到这,露露娜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都是我奶奶说的话,我不是很懂,不过有件事我还是牢记在心的:在森林里不要玩火。”

这时天色已暗,能依稀看到星星。露露娜卡大概是想起了自己不该将尊贵的客人晾在门前,连忙让出了位置:“对不起,我太多话了。小姐,这边请。”

罗缪欧娜和奥尔加在露露娜卡的带领下进入了小木屋,侍女们等待在外面——里面实在容不下这么多的人。

罗缪欧娜进入小木屋后,扫视了一圈,“这里……和我的想象有点出入。”

在罗缪欧娜的印象里,居住在森林深处的女性就算不是巫婆,而是一名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孩,她的家也应该更有特色一点——房间内光线昏暗,悬挂着青蛙的死尸和会尖叫的曼德拉草,房间内放着一口大锅,烹调着奇怪的动植物,主人还会发出难听的尖利笑声。

但是露露娜卡的小木屋并不是这样的。一张干净的小床,还有一张放满了杂物的吊床在边上,看起来更像是个子,而不是让人休息的地方;仅有的小窗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瓶瓶罐罐;青灰色的大釜在房间的角落里,里面并没有煮任何东西,也没有奇怪的味道,空空如也;罗缪欧娜还发现了种着植物的盆栽和散落在各处的书籍。

正如露露娜卡介绍自己的那样,她是一个炼金术师,而她的家也很有炼金术师的风格,以至于和罗缪欧娜的印象、还有和这个森林格格不入。

对罗缪欧娜来说这是件好事,至少不需要睡在一个可怕的女巫之家,甚至还有令人放心的女孩相伴。而且那张穿看起来并不硬,挺软的样子。

露露娜卡拿过来一张椅子,让罗缪欧娜坐了下来,然后她到处去收拾东西,“对不起,奶奶不在、我一个人住惯后,就不怎么在意整洁的事情了,让这里看起来有点乱。”

罗缪欧娜并不觉得这里有多乱,这里作为暂住一晚的地方,比想象的要好太多了。

奥尔加一直在观察着小木屋周围,他锐利的眼睛和丰富的阅历告诉他,这里并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向露露娜卡提出了一项要求,“炼金术师,希望你能委屈一下,到外面露宿一夜。”

露露娜卡对奥尔加的话并不感到惊讶,“哦,当然可以,老爷。”她完全是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离家往东去海边的时候,我也经常露宿,早就习惯了,而且这小木屋确实睡不下两个人。”

罗缪欧娜开口了,“奥尔加,她只是个比我还小的女孩,你在担心什么?”

“小姐,多注意一下安全总是好的,而且正如这位炼金术师女孩所说,这小木屋里实在确实挤不下哪怕多一个人。”奥尔加对罗缪欧娜说道,“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罗缪欧娜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露露娜卡笑道:“感谢你的关怀,尊贵的小姐。你的好心让我觉得就算谁在泥土上,也如同睡在床上一样暖和。”

“我是罗缪欧娜·穆来宁。”罗缪欧娜说道,“不需要再称呼我为尊贵的小姐了,露露娜卡——我并不习惯。”

“好的,罗缪欧娜小姐。”露露娜卡马上回应道。将“尊贵的”换成了“罗缪欧娜”,似乎本质上并没任何区别。

罗缪欧娜对这样的称呼还算满意,总比那听着让她觉得像是讽刺的“尊贵的小姐”要好。“奥尔加,你先出去吧。”她对奥尔加说道。

奥尔加低了低头,“我就在门外候命。”他离开了小木屋,到外面帮罗缪欧娜的两名侍女扎营。

小木屋里只有罗缪欧娜和露露娜卡了。

“陪我说一会话吧,小师傅。”罗缪欧娜说道,还将露露娜卡称为师傅,那可是要有娴熟的技艺的人才能得到的称呼。露露娜卡听到这话明显很高兴,声调都提高了不少,“当然可以,罗缪欧娜小姐!”

罗缪欧娜看着露露娜卡四处忙活着,将书籍和瓶瓶罐罐放回原处。“刚才,我看见了小木屋后面的坟墓,那个树枝制成的十字架让人印象深刻——你的奶奶也是光明神的信徒。”

“是的,当然我也是。”露露娜卡没有回头,就这样回答着罗缪欧娜的问题。

“据我所知,那异教的皇帝并不会迫害光明神的信徒,他很宽容。”罗缪欧娜继续说道,“那么你的奶奶为何要带着你住在这种隐居之地?”

“我不知道,在我开始懂事的时候,只知道我是被奶奶捡回来的,也许我是被哪个村庄的人遗弃在森林里的弃儿。”露露娜卡继续回答,“我奶奶说,人比森林里的魔兽要可怕得多——魔兽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人类眼里是残忍、血腥的,只是适者生存;但是人类不一样,人类在知道这件事很残忍、残暴的时候,依然会去犯下种种暴行。”

罗缪欧娜听了这番话,没有马上接话说下去。她喃喃低语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话,“你奶奶也许是对的。”

罗缪欧娜换了个话题,“整座森林就好像你的家一样,你若想去看广阔的大海,那就可以往东走;若想去看重峦叠嶂的群山,那就可以往西走;若想去和人打交道,那就可以往南走;若想去看那巨龙一样的山脉,那就可以往北走……你似乎无所拘束,自由自在。”罗缪欧娜有句话没说出来;我很羡慕你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

接下来罗缪欧娜很庆幸自己没说出来,显得自己有多可笑和无知。

露露娜卡轻笑出声,似乎是听到了有趣的事情一样,“不,罗缪欧娜小姐,我不自由。大海的浪潮能把我击打得四分五裂,多疑的村民会把我视作女巫,山野中的盗贼会把我凌虐至死,北方山脉里的飞龙会把我当作点心吃掉……”露露娜卡转过头去,望向罗缪欧娜,“我的自由仅限这半座森林,而且生怕什么时候会来一些天灾人祸,把我的一切、连同我都被卷走,成为飘散在平原上的浮尘。”

罗缪欧娜听到露露娜卡这话,陷入了恍惚之中,似是想起了并不遥远的往事。

“是啊,有谁是自由的呢?你我都不自由。”她说道。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手足多汗外用药有哪些
灰指甲买什么药品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