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不灭剑神第一百四十三章萧灵儿的祈求搭配

2020-05-21 12:55:06 来源: 天津家居网

不灭剑神 第一百四十三章、萧灵儿的祈求

86_86345“狂妄,你受死!”

羌子冲的脸一吼之间变得极度扭曲,吼声震得整间石室都是一颤,白色气浪从体内尽数的疯狂涌动,凝聚出成百上千的白云剑气,铺天盖地一般的暴掠而去。

牧若溪俏脸微变,一双玉手在衣袖中紧紧握着,若是牧尘有难,她便会立即出手袭击,甚至击杀羌子冲,只要弟弟无事,她不在乎与白云派为敌。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差劲!七星破!”

牧尘的脸颊始终古井无波,只见他手腕连抖七下,七道剑芒同时爆射而出,直接从千百道白芒剑气中穿过,掠向羌子冲。

漫天白芒剑气爆碎,羌子冲不断后退,将牧尘刺出的七道剑芒斩碎,但仍有一道余波破开他的防御气罩,洞穿了他的左臂,血洒而出。

“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强!”

羌子冲疼的呲牙咧嘴,脸上满是深深的震撼到了,他已是全力以赴,竟然不是牧尘的两招之敌。

并同步启动最杰出/最全能玩家评选等一系列精彩活动。

“都説了你是自以为是的可怜虫罢了,现在感觉如何?”

牧尘嘴角扬起,轻视道。

“哼,你不据教育部站消息要太狂妄了,看你能接得住我的白气东来否!”

羌子冲也是一声冷笑,在左臂上连diǎn数下,将流血止住。

“白气东来?这是白云派传説中的绝技,传闻白云派的太上长老白霞真人,曾经便是用这一式绝技横扫了整个血卫国的军队,也是用这一招奠定了白霞真人白云国第一高手的称号,此招一出势不可挡!没想到羌子冲将这一绝技也修炼成功了!”

众人惊骇无比,就连薛义也是眼前一亮,很是期待传説中的绝技会有多大的威力。

牧若溪等人更是担忧,刚要説些什么,只听牧尘的声音传出:“哼,希望你不要虚张声势才好,我倒是有些期待,既然如此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出手便是!”

“好,既然你想快些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只是可惜你死的太快太便宜了你!”

羌子冲説罢,便开始聚气,只见全身散发出的白光将整个石室照的通透明亮,照在众人的身上也是感觉有隐隐的刺痛,立即不敢大意,释放出防御气罩来抵挡紫光。

“白气东来!”

仿佛一起都沉浸在白色的世界里,随着羌子冲的一剑刺去,只见牧尘的周围皆被白色的剑芒所笼罩,无法躲避,也无法阻挡,这注定是死亡之剑,就算上天入地,只这一剑的结局注定是灭亡。

“斗转星芒!”

牧尘一步踏出,星光之芒从的体内爆射而出,一时间向着漫天白芒压去,这一刻仿佛天地间突然一静,进入无的世界,只见牧尘一剑反击,穿过层层的白色世界,刺向羌子冲。

噗!

鲜血抛洒而出,只见羌子冲的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石壁之上,立即形成龟裂装,而他的身体也是滑下,口吐着鲜血,挣扎了几下却是站不起来了。

“白气东来虽然厉害,可惜你始终没有练到家,如今我将废物这个词还给你,你可有异议?”<自己的炒股理念就是用时间换空间/p>

牧尘缓缓的走近羌子冲,一脚踩在他的左臂之上,立即响起骨头碎裂的声音,疼的怒子冲几乎晕死过去,只见牧尘一脚再次踩在他的脸上,一剑就要刺下。

“牧尘不要啊,我求你手下留情!”

萧灵儿泣声喊道,却是跑到了牧尘身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虽然如今羌子冲带她大不如前,但毕竟自己的身体已是给了羌子冲,潜意识已是认定了羌子冲是她的男人,但见他有生命垂危之际,仍是忍不住放下自己的高傲与尊严,下跪恳求牧尘手下留情。

“萧灵儿你这是何苦呢?”

牧尘叹了口气,不知为何,他心中仍不是滋味,説不上来的疼痛。

“牧尘,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肯放过他让我做什么事我都答应你,我知道你恨透了子冲,但我毕竟已是他的人了,你要是杀了他那我怎么办啊,求了了牧尘,念在xiǎo时候的旧情,你饶过子冲吧!”

萧灵儿早已是哭的梨花带雨,声音是多么的凄凉和卑微,哪还有一丝平日里那冷傲无双,眼高于dǐng萧家大xiǎo姐的样子。

“现在求我念及旧情,当日在白云山的悬崖之上,将我打下万丈深渊的时候,你们又曾念及旧情了吗?”

这一句话在牧尘心中响起,但最终却没有説出口,又是一声叹气:“萧灵儿,你起来吧,我不杀他!”

萧灵儿一滞,显然没有想到牧尘会答应,一股复杂的念头涌上心头,激动的竟然説不出来话,傻违者将被处以巨额罚款以及最高3年的徒刑。如今傻的愣在了当前。

“今天你的狗命依旧是命大!想要报仇随时来找我,下次我绝不留情!”

牧尘将脚从羌子冲的脸上拿下,转头便是向着出口走去。牧若溪等人大喜过望,纷纷来到牧尘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更是大赞牧尘的实力的强横。

羌子冲心中感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他缓缓的爬了起来,仇恨的盯着牧尘远去的背影,这让他如何不恨?

无声无息,羌子冲一步踏出,瞬间已是逼近牧尘的背影,一剑刺了出去,正是背心要害。

牧尘是何等敏锐,如何察觉不到,赫然转身,剑芒包裹的邪皇剑斜刺而出,与偷袭而来的白霄剑瞬间碰在一起,火花四溅。

只听‘铛’的一声,白霄剑直截了当的被震断,与此同时,牧尘的剑已是插进了羌子冲的胸口之中。

羌子冲脸部的肌肉抽动着,表情极度的扭曲,在不甘中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我放过了你,你却依旧要杀我,这也怪不得我了!”

牧尘没有再看萧灵儿一眼,转头踏入了石室的出口,牧若溪等人也是回望了几眼,走进了光墙之中。

“白气东来不过如此!”

薛义始终都在看热闹,不管是谁死谁活都和他毫无关系,他讥讽的看了死去的羌子冲,也走出了石室。

“萧姑娘,你节哀!”

吴荒留下了一句话也离了开来。

萧灵儿脸上毫无血色,苍白至极,她缓缓的走到羌子冲的尸体旁蹲了下来,良久都没有离开。

……

大多数人都应经离开了灌灵殿,仅有明月宗等几派还没有离开,牧尘六人走出,与外面等候的人交代几句便也随之离开,仅剩下白云派、八荒门和金枪门三派的弟子没有离开。

出了迷亡岛,牧尘与巨剑宗的汪成兄妹还有灵蛇岛的楚嫣就此分别,因为两派都直接返回自己的国家,没有去往东海码头。

汪成与汪xiǎo含两人虽然都没有进入结界,获得灵气灌dǐng,但在灵花莲池的三日修炼,已是将他们的筋脉尽数打通,精粹灵气存于丹田深处,最多一两年的时间两人必定会突破瓶颈达到凝丹境的。

“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牧大哥!”

巨剑宗的战舰上,汪xiǎo含心中很不是滋味,想着想着,明眸之中竟是湿润了起来。

“妹妹,你怎么了,是谁又欺负你了?哥哥去帮你出气!”

汪成是个粗人,自然不知妹妹的心事,看到汪xiǎo含伤心难过,他便是以为妹妹是受了委屈。

“就你欺负了我!”

汪xiǎo含看着哥哥粗豪的模样就是来气,推开汪成气呼呼的走进了船舱之中。

“我?哥哥又怎么欺负你了!”

汪成站在原地,挠着头傻傻的问道。。

薏芽健脾凝胶疗程
江苏妇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男科医院咋样
湛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希爱力和金戈哪个好
乳腺增生会变成乳腺癌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