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傲邪战尊第四卷少年自有少年狂第二章十大死营养

2021-01-15 03:19:20 来源: 天津家居网

傲邪战尊 第四卷 少年自有少年狂 第二章 十大死地

豁然战逍遥猛然想起,逍遥战技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及其以后每一个招式,都是以不同的力道,不同的释放方式威力和气势逐步暴增,战逍遥试着快速的将战技前六式力道控制方式,快速的凝聚在一拳之中释放。

噗!空气陡然震颤,不带丝毫灵能的普通一拳竟然陡然发出一阵音爆,而六式战技才变化到第二式,拳劲已经击打了出去,释放出来力道却远比第二式要强悍。

这一拳可是丝毫没有携带灵能之威,战逍遥双眼一凌,豁然醒悟。

力道变化必须在挥击出去之前完成,才有可能演化完成六招战技,融合成第七式,返璞归真。

是了,是了,返璞归真,第七式的真谛就是返璞归真。战逍遥满心欣喜,再度迅捷的挥舞出拳。

以不同的控制力道方式,以不同的力道,一拳拳挥出。

几日来,连番挥舞不下几十万拳,目前已经能够融合逍遥战技前三式。

在拳招能够融合战技之后,再挥舞极寒重剑释放第七式,那威力。

战逍遥眼神灼灼,又挽出‘无光’准备以轻剑车辆外部照明系统同样也得到了持续的改进练习第七式。

正欲动手前,战逍遥略微思索,转身出了院长办公室,而是来到了新建的校场之中。

在十丈范围之内,战逍遥布置下一处高级防御阵法,再才动手练习起来。

灵能运转至大武师中品力量状态,手中黑色无光陡然抬起,以迅捷一剑快速刺出,这一剑外表看上去平淡无奇,只是速度极快罢了,可黑剑剑身上的暗力在战逍遥手里极度变化。

一剑刺出,周围并无任何变化,战逍遥双眼灼灼,剑身一动不动,突然一道淡若剑劲飚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布置下的高级防御阵法刺去。

剑劲即将撞击向阵法之时,六处阵法石突然爆起一股灵能涌动,一道淡金的防御屏障陡然升起。

嗤。

剑劲撞击在防我们需要祝贺对手御屏障之上,初始之时并未有任何反应,那防御屏障完好无损。

就在战逍遥凝心感触之下,防御屏障金色光华陡然大放,六处阵法石瞬间暗淡无光,紧接着一股狂暴的能量涌动在防御阵法之中蔓延开来。

“我去,不好。”

根本来不及撤回力道,更来不及防御,砰!轰隆隆。

金色光华陡然爆炸开来,战逍遥眼睁睁的看着防御阵内新建成的校场大理石地面瞬间化作一团渣渣,之后碎裂的渣渣再度爆炸,化作一团团湮粉。

连续不断的空爆,陡然震颤的学院猛然一阵摇晃。

小天、凤霞舞瞬息掠来,一眼看到右手背负着‘无光’眼神灼灼满面淡然微笑走出烟尘之中的战逍遥。

“逍遥,可是敌人来袭。”

战逍遥讪讪一笑:“没事,没事,练习战技,抱歉打扰了诸位的好梦,大家都回去睡吧。”

周刚等瞪铜铃般的大眼,惊诧无比:“练习战技也能搞出这么大动静,老大,你和谁比试啊,这可是谢城主花费不少紫金币购买来的上品地板理石。”

战逍遥淡淡一笑:“呵呵,咱们的战团是该招募第五名队员了,怎么样夜流城走一趟,再去会会那‘飞花狂刀’如何?”

凤霞舞、小天眼神顿时暗淡,一如满天乌云的夜空一般。

“你们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赵老哥他,他遭遇了不测。”

“什么?”

凤霞舞微微一叹:“你跟我来。”

轰隆隆,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伴随着一道弧形闪电,在漆黑的夜空陡然炸响。

哗啦啦,倾盆大雨瞬息而至。

此刻战逍遥竟然有些落寞,没有开启护体气劲,任凭大雨冲刷着身躯。

“逍遥,不要太难过,有些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修炼界本就是尔虞我诈、腥风血雨……”

凤霞舞陪同着战逍遥,淋着大雨,满是关切的缓步走来站在战逍遥身侧。

战逍遥伸手抚摸着赵立的墓碑,抬头遥遥望着威灵山脉,面对凤霞舞时,才能彻底袒露心事。

“赵兄定然是遭受了暗算,不然以他的能力,想要困住他,还没那么容易,这必定是潘少离那阴沉大少做下的勾当。”

战逍遥站在半山腰赵立的墓碑前,抬头望了一眼山巅,继续说道:“以前有些事情忘却了,却没想到自己的身世竟然被敌人挖了出来。”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魔鬼城必须要去一趟,必须要弄到鉴定卷轴,之后找寻莫离宗,讨还公道。如若事了,那么北域桃花镇是必须要走一遭的,之后就要查探清楚血色宗的因由。”

战逍遥有些落寞,落寞是因为桃花镇唐家的记忆被唤醒。前身躯战逍遥悲惨的身世,自己必须要彻底查明,以告慰亡灵。同时,战逍遥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皇阶大能竟然出现解救地牢之中的魔头,十几位皇阶大能如此作为,岂能不知道魔头被放出的后果,可是身为修炼者他们竟然不顾成为众矢之的后果,毅然如此作为。

只怕谢怀城的话语并不是危言耸听。

搁置在以前,以自己的性格断不会为了一句承诺,而将自己至于险地。可这一世,身为凡人,感触到了凡但两个重心会在有限资源条件下产生冲突尘凡人之间无尽的温暖,自己必须拼尽全力保全修武学院,铁血宗、血色宗、无花谷、幽冥宗,都和凤爷爷的仇恨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为了复仇,自己的身份和杀手锏定然藏匿不了多久,指不定就会引来更多的强敌。

等到能力足够强大之时,还有魔族、妖族自己曾经得罪过的通天大能定然会注意到自己,更有高高在上仙族的不少仇敌,还有那同样身为无上圣尊,曾经身为兄弟却糟兄弟背叛的血仇要查明。

凤霞舞从来没有见过战逍遥此刻的落寞,径直张开双臂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战逍遥。

“不论你作何决定,不论面临任何困境和险阻,我都会陪伴着你。”

战逍遥双手摩挲着凤霞舞纤细欣长的手指,双眼一凌,一股蓬勃的力量滋生。

艰难险阻又如何,既然再世为人,定然要活个轰轰烈烈,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战,那就战个痛快,要战便战,唯我逍遥。

轰,落寞的心思荡然无存,一股凌冽的战意在心田蔓延,凤霞舞陡然只觉得怀抱之中的躯体爆发出一股沛然的凌冽气势。

一股满满的安全感,占据了凤霞舞的心田。

凤霞舞搬转过战逍遥的身体,双手捧着战逍遥的脸颊,温润的嘴唇顷刻就紧紧的贴在了战逍遥的嘴唇之上。

“今夜,请好好爱我。让你的疯狂,把我引爆……”

“战逍遥,你的身子骨不错啊,这么快就痊愈了。老朽来了你还不出来拜见,还要我这老头子亲自登门拜访么?”

人未到,声先至,一丝气息丝毫没有外泄的章龙泉缓步朝着院长办公室走来。

“这老头,有意思。”

战逍遥右脚搭在桌沿上,背靠着椅背老神在在并未有任何动作。

推门而入的章龙泉反而没有丝毫怒气:“呦,现在你这架子是越来越大啊,见了本阁老都敢不敬。”

“阁老,咱们都是自家人,就不用那么见外了吧,再说我这身子骨还虚弱着呢。阁老身份尊贵,还能惦记着我这不入流的修武学院,不知今日来可带了礼物,好让我补补身子?”

章龙泉淡若一笑,捋着寸把长的胡须大刺刺的坐在长椅上。

“小子,脸皮之厚和老朽,额,是老朽生平仅见,百般戏耍老夫,更把老夫当枪使用,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到厚重脸皮问我要起礼物来了。”

“哎,老家伙,‘毒煞果’的价值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你的爱徒,我可是……”

章龙泉脸色一凌:“我今日来,就是为了爱徒的事情来的。战老弟,我那爱徒……”

章龙泉话语猛然转变,对自己称呼更是一百八十度转弯,这老头定然是有什么事情相求。

果然,章龙泉继续说道:“回到镇龙城之后,我那爱徒将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我了,他虽然是恶徒王莫离的外甥,可是文力他并没有做什么恶事,你之前戏耍老夫的事情咱们一概不提,看在我拼死护卫修武学院的份上,我想请少阁主出面替我那爱徒说说好话,这万一要是执法堂追责,查办起来,文力他、他只怕少不了要遭受折磨。”

战逍遥淡淡一笑,话里有话:“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真要是问心无愧,何须惧怕那执法堂。只怕……呵呵。”

微微一顿,战逍遥继续道:“章老对爱徒的袒护之情,小子很是感动。也让我想起了一位逝去的亲人,可是小子的身份章老早就查探的清清楚楚了吧,章老凭什么认为我能够帮助你那爱徒说的上话。”

章龙泉面色一阵慌急:“你和执法堂的关系,人尽皆知,只是一句话的事情,难道还要老朽跪下来求你么。”

战逍遥内心微叹,眼睛微微一转:“阁老,陪我走一趟魔鬼城吧,能够活着回来我在想想办法。”

“什么,我不去,我不去,那地方就是禁区,凡尘大陆有名的十大死地之一。”

“哦,阁老知晓不少消息啊,魔鬼城的相关信息阁老可否说来听听。”

章龙泉有求于人,也不在乎战逍遥对待自己的态度,径直说道:“十大死地的传说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了,可是有人不服输,各大宗派和各大学院暗地里会组织开展精英挑战赛,其中一项就是前往十大死亡之地,以求通过这些死地挑战,使得威望暴涨,名声大躁。”

漳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绥化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宝宝肚子胀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