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都市之与恶魔交易第二百零四章毒药营养

2021-01-16 03:16:00 来源: 天津家居网

都市之与恶魔交易 第二百零四章 毒药

高智宇打算死不承认,他想着,络上最近有个开挂的主播,被无数证据砸脸都没承认自己开挂,只要脸皮厚没什么事情是扛不住的。

虽然看起来自己连自己歌是怎么写的都回答不了,但是只要死不承认,就没事,万一要是认了,那就完蛋了,这可是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底牌。

陈天早就猜到了,如果有人逼问自己的能力,自己也不会说。

所以早有准备,陈天拿出一颗药丸,通体乌黑,还带着一点光泽。

高智宇看到这个药丸直接懵了,瞪大眼睛问:“你要干嘛?”

趁着他说话张嘴的当口,陈天直接把药丸塞进了高智宇嘴里。

他想吐出来结果陈天直接丢进食道里了,一只手抓着他的嘴堵住。

两秒后,直接吞了下去。

“你这个混蛋!给我吃的什么?”高智宇愤怒的说。

“毒药啊。”陈天淡淡的说道。

“什么!”高智宇人傻了,“你要杀我?”

“那倒没有,这种毒有解药的,你跟我说实话,我就把解药给你啊。”陈天说。

“……”高智宇沉默,他在想陈天的话是不是真的,但是能赌么?貌似不能赌啊,万一是真的,自己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一样都没了。

他不舍得啊,这辈子过的这么快乐,死了就啥都没了。

陈天也是这么劝诫他的:“想想你的游艇,想想你的妹子?李诗锦身材那么好,你舍得么?”

高智宇更加崩溃了,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连自己前几天在干嘛都调查过了,这也太针对了。

怎么办,怎么办?高智宇急中生智,他说道:“没错,歌是我抄的,鸟叔就是那个给我歌的人!”

陈天皱着眉头说道:“鸟叔?那你说说这个鸟叔长什么样子。”

“他是个胖子,短头发,矮个子,喜欢穿西装。”高智宇把脑海里鸟叔的形象描绘了一遍。

他知道如果说假话的话,对方下次再问,对不上就完蛋了。

陈天说:“那你的意思是歌曲都是他一个人创作的?你是抄他的,还是他给你的?”

“他给我的,空气治理概念股(百科)或迎来投资机会。 连续几天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创作的,但是他给了我很多歌。”高智宇说道,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表情,使他看起来不像说谎。

“为什么他要给你歌,怎么认识的,说一下。”陈天问。

高智宇吞了吞口水:“是这样的,两年前,我在公园练歌,那个其貌不扬的鸟叔听了我半天。

他说我很有才华,指点了我几句,问我愿不愿意拜他为师,我感觉他很厉害,那肯定答应了呀。”

陈天说:“嗯,继续。”

“那个,我有点渴,能不能给我喝点水?”高智宇问道。

陈天说:“可以啊,我给你倒。”

高智宇看到陈天倒水的手居然还戴着手套,心想自己难得机智,想忽悠他留下指纹的机会都没有。

陈天把水倒来,给双手绑着的高智宇喂水,并且说:“失望不失望,我戴了手套。”

高智宇差点呛死,这货不会是有读心术吧,他怎么知道的?

喝完后,陈天说:“接着讲,挺精彩的。”

高智宇心里更慌了,但是没办法,必须强装镇定,继续说道:“后来,我就跟他学了一段时间,他最后跟我说。

他无父无母,无儿无女,现在又身患绝症,准备把自己这辈子创作的所有作品都交给我。”

陈天拿起桌上的葡萄,开始吃了起来,青提这个品种皮也是可以吃的,也不用担心留下葡萄皮。

“然后呢?”陈天边嚼边问。

“然后就是这样了呀,我出道,发歌,慢慢红了,就是这样。”高智宇认真的说,他觉得这是自己编的最像的故事了,连属于我的作品更属于国家的风格。”自己都快信了。

陈天皱眉说:“嗯,听着不错,江南style就算过了,再说说颤栗这首专辑吧。”

陈天的话,让高智宇如坠冰窟。

“一样的呀,都是鸟叔给我的。”高智宇说。

“你那个鸟叔,精通三国语言?英语韩语华夏语,挺厉害的嘛。”

“确实厉害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高智宇认真的说。

“鸟叔只写了一首,江南style,剩下的都不是他写的,没错吧?”陈天说道。

“都是啊,怎么可能不是呢?哪来那么多人给我歌啊!不然你说我为什么不知道香榭的落叶是啥啊实际上已嬗变成融资平台?”高智宇说。

“哦,那行吧,你把剩下的歌都拿出来我就给你解药。”陈天说。

“我都记在脑子里了,然后把本子烧了。”高智宇说。

“烧了?你脑子这么好用,全记住了?”陈天问。

“那是啊,我当年考试成绩可好了,而且我有音乐天赋啊。”高智宇说道。

“哦,听着很有道理啊。不过,待会你就开始会肚子疼,没有解药的话,大约三个小时就死了。”陈天说。

“不是,我都跟你说实话了啊,你不是说好给我解药么?”高智宇说。

“你没说服我啊,小朋友,你两年前读高三,你们高中每天早上七点二十分就有一节早读课。

晚上九点四十分才下课,而且你家离学校有三十分钟的公交路程,那么你告诉我,你每天几点去练的声啊?”

“……”高智宇沉默无言,对方连自己几点上课都知道,他只能颤抖着说,“我……我五点半起床不行么?”

陈天说:“你要知道,你是在家住的啊,每天还要在家吃早餐,还要我继续说么?”

“……”高智宇肚子真的开始疼了,他害怕了,自己在对方面前就像个没穿衣服的婴儿,对方啥都知道,自己却对对手一无所知。

他舍不得自己的富贵荣华,对方知道就知道了吧,没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我说实话,我说。”高智宇像是被抽干了全身力气,缓缓说道。

10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为什么伊布替尼会有耐药
西安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